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海蓝天 的博客

 
 
 

日志

 
 

《追 思 五 舅》  

2013-07-15 11:25:04|  分类: 往事杂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

 

 

农历壬辰年十一月二十一日(2013年元月2日)这天,我起了个大早从青岛市区出发去黄岛区(原胶南)海青镇张黄崖村,参加五舅隆重的葬礼。

其实,我只有三个舅舅,也就是母亲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可能是在我们老家族上排辈的原因,我一直称呼母亲这唯一的弟弟是五舅。另外两位舅舅,我的大舅早在建国前就因病去世,我的二舅于文革期间也英年早逝。只有这个身居农村的五舅活到了八十七岁。

我从小害怕看到老家农村出殡的场面,因为它惊天动地规模宏大,少则几十人多则几百上千人,浩浩荡荡铺天盖地出现在乡村田野中,那种独特色调触目惊心的氛围,在万木萧瑟的隆冬时节,灰黄的土地上一大片白茫茫身穿孝袍的人们手举灵幡,一把把到处撒着纸钱,围着一个装扮的鲜艳紫红的灵车,吹鼓手们肆无忌惮地鸣奏着凄凉刺耳的哀乐,整个队伍鸣锣开道走走停停,遇到有路口或拐弯抹角处,都要燃放鞭炮跪下来朝灵车磕头,十里八乡村里村外,街道两旁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那种压抑悲怆与惊悚气氛让人耳濡目染快要窒息。记得1961年的早春,还没有上学的我跟随母亲和哥哥由黑龙江三江平原回山东老家探亲,那天上午五舅领着我们赶集时碰上了这样一个人山人海的送葬场景,至今让我难以释然。无巧不成书,而这回我不仅又一次亲历了这种场面,而且还循规蹈矩地置身于葬礼之中,并且我作为晚辈为之送葬的人,就是当初领我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的人——我的五舅。

听母亲讲解放前我姥爷是农村里有一点文化的人,由于家里置办了几亩地,土改时被划为中农成分。五舅小时候念过几天私塾,受姥爷影响善习书法,他勤劳勇敢朴实,为人真诚热心善良。由于父亲早年闯关东十几年没有音信,母亲带着哥哥艰难度日,没少得到五舅的帮助。记得母亲在世时曾经对我说过一件事:1941年日本鬼子占踞山东半岛有一次举行秋季大扫荡,舅舅和带着三四岁哥哥在家的母亲,突然于黎明时分听到村外传来密集的机关枪步枪扫射声,由于父亲在外闯关东没有音信,母亲碰到这种突如其来的事件就慌了手脚,而这时只有十七八岁的舅舅却能够临危不惧,只见他伏下身子背起了哥哥,扯起挎着一个大包袱的母亲撒腿就向村外的庄稼地里跑去。鬼子进村后一阵烧杀抢掠,舅舅与母亲哥哥猫在庄稼地里一昼夜没敢出来,躲过了这场灾难,等鬼子撤退以后他们才又回到村子里。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父亲把一家人从山东老家领到黑龙江伊春小兴安岭深处,后来又辗转来到了三江平原西端的汤原县城居住,那时我姥爷姥姥尚健在,逢年过节母亲总是让哥哥从家中微薄的收入中挤出一点钱给五舅邮去孝敬双亲。

“大饥荒”的1961年早春,上小学前的我跟着母亲哥哥回原籍探亲时,姥姥已经去世,难能可贵的是我终于有机会与姥爷见了一面。后来姥爷也在文革前因病去世,1969年前后,五舅由于生活所迫又跟随儿子女儿“闯关东”到了黑龙江鸡东县。

大约是1973年左右的一个春天的上午,在汤原县城铁路街木材加工厂哈萝公路北居住的我家院子里,突然跌跌撞撞地闯进来一个五十多岁背着一个包裹的老头儿,只见他进了我家里屋看到母亲不由分说地跪倒在地,就与母亲抱头痛哭起来,望着这位陌生人突如其来的举动当时把我搞糊涂了,母亲仔细地打量着这位来人,猛然间回头对我们说:“啊呦,这不是你五舅来了吗?”我只是十几年前在山东老家见过一次五舅,对眼前的这个瘦老头早已没有了原来的印象,从地上爬起来的五舅与母亲断断续续地哭述了他们别后天各一方的艰难生活。在家里住下来后,吃饭时母亲总是炒上几个菜让父亲陪着他喝上几杯老白干儿,然后自己在一旁美滋滋地看着他们老哥俩儿天南地北地闲聊,全家人一时都沉浸在了美好的回忆当中。住了十几天后,五舅就又依依不舍地返回了鸡东县。

九十年代中期我已经调到青岛工作,有一年五舅的小儿子——我的表弟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五舅一家已经从黑龙江鸡东县搬回了青岛胶南老家,但是由于当地近期出台一项政策,以前从胶南出去的居民要返回原籍每口人要向公安部门缴纳一万元的落户费,五舅加上表弟全家共六口人总共要缴六万元,这对于在鸡东县一直当农民的五舅一家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于是表弟就找我说看看能否找人说说情,把缴费减免一点儿。当时正好有一个原来与我一起工作的老领导调到了胶南担任负责政法工作的副书记,我向他说明了五舅一家的困境后,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为其免除全部缴费,这下子使五舅一家乐开了花,不仅高高兴兴落下了户口,又在海青老家投资搞起了生猪养殖。

刚回到老家后的五舅身体还是比较硬朗的,在农村他是个闲不住的人,他每天都帮助表弟忙活地里农活与养殖事业,逢年过节抽空也提笔练练书法,为家里写写对联。母亲在世时,他几乎每年都到城里来看望,有时间就住上十天八天的,每天与母亲和哥哥拉家常,我因为从小没有在山东老家的生活经历,因此他们拉的话题也插不上嘴,只是偶尔在一旁听听。2002年春天,八十七岁的母亲年事已高病情危重,我们及时把她送进了北海舰队401医院,母亲断断续续在那里住了两个多月,在病情好转时母亲提出她想念五舅了,于是哥哥就打电话让五舅前来与母亲见了最后一面。

母亲去世以后我们就剩了五舅这唯一的近亲长辈,我和哥哥每年都开车去老家探望他,听表弟说当每次听说我们要回来看他时,都高兴得睡不着觉,一个上午就站在村口小路上眺望着我们的踪影。当表弟和弟媳准备好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肴,全家老小围在一起喝酒聊天时,就是五舅晚年享受天伦之乐最为惬意的时候。

敬爱的五舅,您安息吧!

 

 

追 思 五 舅 - 碧海蓝天 - 碧海蓝天 的博客
                                                                         从左至右:我 五舅 哥哥 表弟
追 思 五 舅 - 碧海蓝天 - 碧海蓝天 的博客
                                                         从左至右:我的女婿 表弟 五舅 哥哥 我和妻子
追 思 五 舅 - 碧海蓝天 - 碧海蓝天 的博客
                                                                        从左至右:我女婿 我 五舅 我大女儿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