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海蓝天 的博客

 
 
 

日志

 
 

散文——《白桦情缘》  

2011-07-22 20:40:10|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 桦 情 缘

 

                                           白桦树是一种生长在北纬较高的地区、多年生阔叶乔木。世界多

                                    分布在北欧地区,在俄罗斯最为丰富,因此白桦树定为俄罗斯的国树。

                                    在我国只有黑龙江、内蒙古吉林及大小兴安岭长白山一带,新疆的阿尔

                                    泰地区哈巴河县、布尔津县等及额尔其斯河流域多有分布。

                                                                                                                  ——题记

  

不知怎么回事,每当看到白桦树我就不由得会想起我的童年。

我的童年是和小兴安岭的原始森林相联系着的。这次从太行山主峰小五台山回来一直想写点什么,却又总是聚拢不了思绪,可是不写又很不甘心,一时间真是欲罢不能。多少天脑海里总是若隐若现朦朦胧胧时而清晰时而混沌……今夜望着窗外茫茫夜色我的思维终于逐渐清晰回到了那遥远的童年——那一生一世都割舍不得的我的初恋:我的白桦树。

在小五台山半山腰看到白桦树是我今生继东北大小兴安岭长白山脉、新疆阿尔泰山脉额尔齐斯河流域、俄罗斯远东地区之后,在第四个地方再次看到她。那天我背着五六十斤的露营包裹充满自虐感觉似的吃力地攀爬在小五台山海拔1500——2500米的高山密林中,冷不丁突然看到这一片片白桦树,一开始我竟然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真的吗,这个地方也能有白桦树吗?只见那山路的两旁,是一个天然的混交林带,密密地丛生着各种乔木、灌木,还有许多草本植物。这些草木的枝叶接受了阳光雨露的润泽,根须吸收了大地的养分,长得葱茏茂密五彩斑斓繁花似锦,显示着盛夏季节生命的旺盛与繁华。又走了一段路后这些独秀于林的树木越来越多地出现了,十几株或几十株一片,然后成片成片地丛生着,正像是一个个不谙世事的青春少女,成群结伙的站在路边。原来,久违了的白桦树这么美!我在心里禁不住慨叹着。一时间竟忘记了这次远征中艰难攀爬的疲劳。一棵树都这么会长,竟然都可以长到如此美丽。恐怕,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树能够像白桦一样长得这样博采众长,长得这样万种风情。也没有什么能够真正掩盖得了白桦美丽的光芒…… 我得承认时间的伟大,往往在不经意间改变着一切。就像现在,我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邂逅了白桦树,我痴痴地看长久地凝视。白桦树用一种又细又长的目光看我,又一点一点地融化我融化到很小,最后只成了一粒会思想的白桦树种子。 我想起有首歌的开头是这样的,“亭亭白桦,悠悠碧空……”,然后母亲、家兄、父亲、还有心上的人,有关故乡的记忆都一一进入这幅有了白桦和蓝天才显得格外开阔和温馨明媚的画面。我还隐约记得前苏联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那几个漂亮的姑娘为了捍卫祖国的尊严和敌人展开了殊死搏斗。最后,她们都牺牲了,牺牲在了一片白桦树林里……

在我的生命里第一次真正记忆清晰地看到白桦树还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那场“大饥荒”时期,由于父亲所在的工厂食堂在小兴安岭深山里开垦土地办了一处农场,种植了一些玉米、黄豆、土豆等农作物,那年初秋厂里派父亲到这个距离县城三十多里路的农场去管护庄稼,当时还没有上学的我突发奇想地非要跟随父亲到山里“见见世面”,记得那天吃完午饭后我们父子俩就徒步离开了居住的县城朝西北方向的小兴安岭深山出发了。父亲说为了避免在半路上碰到黑熊野猪和狼等野兽惹麻烦,我俩得快点走赶在天黑之前到达农场。早年闯关东经常穿山越岭的父亲健步如飞地在前面走着,我一路小跑气喘吁吁地在后面跟着,走出了大约一个小时就进入了蜿蜒曲折神秘莫测的山谷中。正值“收山”的季节(收山:即秋天各种山货成熟开始采集时),童年的我第一次真正走进小兴安岭这神奇茂密的原始森林,在那层林尽染隔世离空的大山里,惊奇地看到了从未被人类开采过的野生动植物的乐园:在密林深处、大树下边、山坡与山坡之间缓冲地带的灌木丛、大草甸子、河流、水泡子浸润的塔头墩子沼泽地里,盛开着一片片秋菊、芍药、百合、月季、蔷薇、玫瑰、丁香、黄花菜、土豆花、喇叭花、牵牛花,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色彩斑斓芬芳四溢香气袭人的野花,让人目不暇接。尤为迷人的是这层层叠叠的峰峦、树林、草丛、花蔟形成的五花山伴着湛蓝天空上的朵朵白云,倒映点缀在澄明澈净大大小小的山间洼地水面中,一阵清风吹过,泛起姹紫嫣红五光十色的微微涟漪,让人感觉如梦似幻,朦胧迷离,飘飘欲仙……在这好像天造地设的无边巨伞一样浓郁碧绿的自然王国里,有满山奔跑的野兔、野猪、山狗子、山狸、狐狸、獾、狍子、獐子和鹿群,也有一条条一两米长到处乱蹿人称“土球子”的有着巨毒的蝮蛇,空中飞着老鹰、大雁、天鹅、白鹭、各种鹤类以及野鸡、野鸭、山雀和无数叫不出名来的漂亮的鸟儿,傍晚和夜里也常常听到老虎、黑熊、豹子、野猪、狼等大形动物的嚎叫,河沟和水泡子里游动着一群群的鲤鱼、鲶鱼、鲫鱼、鲢鱼、狗鱼、黑鱼、嘎牙子鱼、白票子鱼、泥鳅鱼、老头儿鱼。满山遍野的木耳、猴头、蘑菇、榛子、橡子、茈老芽儿、山核桃、松塔,蜜甜蜜甜非常好吃的山葡萄、山梨、山丁子、山里红、软枣子......采也采不完,吃也吃不够。那蔚为壮观的红松、白松、黑松、油松、黄花松、樟子松、落叶松遮天蔽日,榆树、杨树、椴树、柞树、枫树、黄菠萝、水曲柳儿密密匝匝,然而最好看的还是那一排排的白桦树林,标直、挺拔、纯净的树干,嫩绿中泛黄又透明的树叶,让人感觉是那么清新、明快、圣洁。她们的枝干洁白修长,完全是白杨的挺拔端庄。她们的叶片散碎婆娑,又全然是柳树的洒脱妩媚。她们的叶色金黄绚丽,分明是深秋胡杨的娇艳高贵……

再次见到白桦林是在文革后期我所在的县城中学“复课闹革命”之后,学校组织学生到县属林场去参加林业生产劳动。记得当时是春秋两季各一个月时间上山为林场干活。春季主要是刨穴栽树,就是在刚刚融化积雪后山坡的冻土层上用一种特制的大片儿镐头沿着漫长的山坡每隔一米多远刨出一个半米多深的圆坑,再由后面的人负责把一棵棵松树苗栽到穴里。中秋节前进山主要是“割带”,就是用特制的镰刀从山下到山上沿三四十度到七八十度坡把一些矮树杂草割倒清除,整理出一条一米多宽的造林带,好为第二年春季刨穴栽树提前留出空间。那时的林业生产由于缺少机械几乎完全由人工作业,条件非常艰苦劳动强度是可想而知的。当时城镇居民生活必需品实行供给制,每人每月定量供应粮食,到林场劳动只能用粮票与食堂兑换饭票买饭吃,正处于长身体阶段的我好像从来就没吃饱过饭似的。有一天上午,就在我们挥汗如雨地刚干完活又累又渴又饿,坐在山坡上歇气儿的时候,林场的领工员对大家说:“同学们,春天在山里除非是刚下过雨可以采到猴头、蘑菇、和木耳等,就很难找到好吃的东西。但是要想解决口渴问题却很简单,我马上去给你们办。”话音没落只见他左手拎起一个铁皮水桶,右手抄起一把锋利的斧头,朝着前方的一片白桦林走过去。他把水桶放在一棵粗大的白桦树下,抡起斧子朝着距离地面一米左右高的树杆砍去,几下子就把树皮削掉露出了里面雪白的树芯儿,一会儿又把树杆砍下去一个六七公分深的缺口,一刹那间我看到裂口处的树杆一股乳白色的清流汩汩流出,水越流越快越流越多,不一会功夫就把树根处的铁皮水桶接满了。只见领工员提起水桶,一边朝我们走来一边笑着对大家说:“大伙儿快管够喝吧,这白桦树汁营养丰富口感好比蜂蜜还甜呐。”我们不由分说拿起水舀子、茶缸子一阵狂饮,那清凉凛冽甘甜的白桦乳汁喝下去顿时让人觉得沁透心脾,真是既解渴又过瘾,现在想想它胜过了任何一种饮料啊。

还有一次进入小兴安岭腹地观赏白桦林是七十年代中期我在工厂时正赶上中俄边境黑龙江中游春季发生山火,记得那次五一假期绵延几百公里的山火沿黑龙江两岸深山老林燃烧了半个多月,地处边境的各市县紧急调集了两千多人的扑火大军长途跋涉进入山区一个多星期,春寒料峭时节,我们踏着尚未完全融化的积雪和冰凌昼夜兼程风餐露宿穿越了一望无际的崇山峻岭和广袤的原始森林,庞大的扑火队伍惊醒了在树洞里尚未结束冬眠的黑熊,它们听到人声鼎沸的进山大军,一面嚎叫着一跃而起一面疯狂地掰断了身旁大大小小的树枝横七竖八地搭成梯子爬下树来,蒼惶地逃往附近的白桦树林中,沿途满地铺着的厚厚的桦树叶上留下了还在冒着热气的一堆堆新鲜的粪便。

2005年秋天那次看到白桦林是在由乌鲁木齐经布尔津去喀纳斯的路上,汽车穿过准噶尔盆地里著名的石油城克拉玛依又越过高原明珠乌伦古湖边,进入位于阿尔泰山下的我国唯一流入北冰洋的河流——额尔齐斯河畔,那宽阔的河谷出现了大片醒目的白桦林,滚滚流淌的河水自东向西奔腾不息,夕阳映衬着好看的白桦树似乎在向人们诉说着这里与内陆不同的异域风情。车子继续翻山越岭进入了位于阿尔泰山深处的喀纳斯湖区,四周的白桦林越来越密集,我们乘船游弋在神湖中看到两岸高大的山峦上除了红松落叶松冷杉之外最多的树种就是白桦树了,只见她们那俏丽的身姿倒映在蓝天白云下碧波荡漾的湖水中又与远处中俄蒙三国交界处那皑皑雪峰倒影交相辉映,让人感觉仿佛置身在了瑶台仙境中。泛舟畅游后,我们又驱车前往位于中哈边境的小镇哈巴河,路两侧苍松翠柏连绵起伏,满山遍野的白桦林映掩错落直抵国境,真是蔚为壮观煞是好看。

最近一次看到白桦树是2009年我与哥哥一块参加赴俄罗斯海参崴六日游。九月上旬从哈尔滨乘火车去中俄边境城市绥芬河,快到国境线时仍然是无边无际被肆无忌惮毁掉了的原始森林改造成的农田,可是一进入俄罗斯境内景象就截然不同了,茫茫无际的荒原从脚下一直延伸到远方,满山遍野森林密布,有松树、杉树、柞树、椴树,特别是那大片大片的白桦树一排排密密匝匝一眼望不到边从郊外连绵不断蔓延进城里,她们与城市街道匆匆行走在大街小巷中那一群群俄罗斯高大挺拔俏丽迷人的靓女俊男相映成趣恰到好处地融为了一体,让人感觉真是进入了梦境中的童话世界一般……

小时候我曾经盯着一棵树的树疖看了好久,把它当成树的眼睛,又把树的眼睛当成意中人的眼睛。在一片白桦林中摇落挂在树上的树籽后,想像若干年后再度归来将有很多双感恩的眼睛一起睁开。那时因为它而出生的一株株白桦也许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草长萤飞二月天,又是一个冰消雪融的明媚日子,在大地还未完全苏醒的时候,桦树林里的冬意,早已悄悄退去。桦树枝已经抽出了嫩嫩的芽。远远地望去,像是给桦树披上了一层柔柔的绿纱。过不了几天,这层绿纱就变得越发的厚重,尽显一树蓬勃的绿意了。夏天刚到,苍翠的桦叶已经满树离离,阳光照来,它迸出闪闪的光点与之挑逗;雨滴落下,它发出脆脆的声响与之应和。当它们撒下一片浓荫的时候,树下立刻荡起了欢声笑语。徐徐的风儿掠过树梢,带走了空气中的燥热,顿时,树叶也欢快起来了,听——一阵穸簌,如娇羞的少女在低声絮语。闭了眼,感受微风拂面的惬意,你早已陶醉在“帘外雨潺潺”的诗情画意之中了。“一片秋叶,两点冷雨,三行大雁南飞去,空留几回声。”秋天的桦树林,倒还真的是倍加凄美。它没有了春日的满眼绿意,夏日的清爽宜人,只剩下空枝濯濯满地落叶。偶尔吊在枝头的几片,也难耐秋日的落寞。看——又有几枚从枝头落下,随着风打着旋儿扑向大地。漫步林间满眼的凄黄,秋日的桦树林仿佛一位历尽沧桑的老人。当凌厉的北风在天地间扫过,一片片晶莹的雪花扬扬洒洒从天而降,就像是穿着白衣长着白翅的安琪儿,轻盈地降落在桦林,桦林成了童话的王国。这时的桦树林格外的圣洁,圣洁得让人不敢靠近,生怕惊动了酣睡林间的女神。驻足林间,仿佛已经远离了尘嚣与浮华,洁白的桦林荡去了你满身的疲惫和心灵的芜杂。真不知到底是四季使白桦林别具神韵,还是白桦林使四季美不胜收。可无论如何,白桦林——故乡的白桦林,永远都是我心中那个最美最柔最神秘的地方。

 

散文——《白桦情缘》 - 碧海蓝天 - 碧海蓝天 的博客

散文——《白桦情缘》 - 碧海蓝天 - 碧海蓝天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23)|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