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海蓝天 的博客

 
 
 

日志

 
 

《童年与妗子》  

2011-02-01 11:43:43|  分类: 往事杂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与妗子

       

在一切往事中童年占据着最重要的篇章。童年是灵魂生长的源头。 其实灵魂无非就是一颗成熟了的童心,因为成熟而不会再失去。圣埃克絮佩里在童话《小王子》中说得好:“使沙漠显得美丽的,是它在什么地方藏着一口水井。”我相信童年就是人生沙漠中的这样一口水井。始终携带着童年走人生之路的人是幸福的,由于心中藏着永不枯竭的爱的源泉,再荒凉的沙漠也化作了美丽的风景。      

九十六岁的妗子(我们老家对舅母的别称)2011年元旦前一天去世了。       

这位世纪老人比我母亲大了一岁生于1915年,我与她断断续续有着五十多年的相识交往过程,她是我人生童年走向大千世界的见证,所以我在回首往事的时候也就离不开她。在她临走前三天的一个上午我曾专程到她家里探望,当看到躺在病床上已经连续十几天没有吃东西骨瘦如柴的样子,我走上前去用左手轻轻地拉着她的左手,右手抚摸着她的额头,只见她微微地睁开了眼睛说:“是外甥来了?”由于病魔折磨她的意识有时朦朦胧胧,但是看到我时却非常清醒地一下子就辨认出来,精神状态也似乎好了许多。就在我们娘俩手拉手的最后时刻,她反复地对我说我不要为她花钱破费,又问我孩子的情况并嘱咐我一定要在她家里吃午饭。因为病情严重她说话声音很小表达困难,当我俯下身子把耳朵贴在她嘴边时,她还关切地对我说:“外甥,你别离我太近,我长病怕传染你啊。”我说:“妗子你得的不是传染病,就是传染病我也不害怕的,你好好养病我还要来看你……”

三天以后她老人家寿终正寝我参加了她的葬礼。回首往事真是说来话长,我与妗子的相识交往一晃儿竟跨越了半个世纪,此刻仿佛觉得我人生之初——那美好难忘的童年的一幕幕场景恍如昨日……

我的童年是快乐闭塞并充满神秘感的,在遥远的兴安岭边松花江畔那个广袤的东北大平原上我除了整天和小伙伴们疯玩之外,就只能感受到身边的一派原生态的丽日长天和风霜雪雨,那是个多么美妙的一种原野丝毫没被破坏的大自然啊:春天里小河开始解冻,屋顶的积雪慢慢地融化到了檐下变成了一串串悬挂着的冰凌,这些冰凌千奇百怪造型奇特能让人产生童话世界般的联想,过了几天它们就在艳阳照耀下开始了嗒嗒的滴水。这时睡梦了一冬天的小草在雪被下苏醒了,它们一点点地融雪、拱土、挣扎、破土、绽着新绿发芽儿,伸展枝桠儿,迎着阳光和微风出现在雪地上面,一瞬间给大地覆盖了一层新绿,那满眼的绿色温柔着人们的视线。很快又到了初夏,小草长高了大雁飞回来了,早发的花菇嘟儿一个个竞相绽放。农人们在黑土地里松土、施肥、播下希望的种子,树上的鸟儿开始筑巢垒窝,进入了新一年的生活……经过了盛夏的生发成长,万木葱茏,青苔遮径,绿如墨染,百花争妍,姹紫嫣红,大自然无比的茂密蓬勃。当火红的夏日悄然褪去,时光的脚步就迈向了令人向往的金秋。漫天的落叶和几分收获的喜悦,那么清爽,那么惬意。美的画意,情的诉说,蔚蓝的天幕在阳光照射下,那紫边镶金的彩云,夹着如雪的云朵,在空中飘荡,时光把仲夏深黛的绿色原野,由一个浓装素抹的妙龄少女,变成个雍容华贵的少妇。金风吹拂下原野舞姿媚妩,撩人欲醉,秋色陶醉着人们如饮甘美的酒,颂壮丽的诗,唱动人的歌。悠惚之间,晶莹的雪花飘飘扬扬撒向大地山峦就像披着婚纱的待嫁新娘用柔软的玉手抚摸了这晨曦里的世界,严冬季节里东北人的生活是富足而美好的,辛勤劳动了一年的成果——粮食归仓了,牛羊猪鸡鸭鹅晃动着肥硕的身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人们在丰收的喜悦中迎接着新年的到来,这是上苍的赐予天地的回报。

美好的童年似乎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当我还没来得及回味生活的点点滴滴时,便报名上小学了。就在这一年的春节过后临上学前,我却突然经历了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机:开始思索自己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原来我的老家不是东北这疙瘩地,竟然是山东“关里家”地。

1960年早春,我和母亲、哥哥、妹妹一块儿踏上了让我终生难忘的还乡之旅,在黑龙江省汤原县东风街的家中只留下了父亲一个人边上班边看家,我们母子四人搭上了南去的火车。对于出生于小兴安岭著名林区伊春的晨明童年在佳木斯附近汤原度过的我来说,这次童年与少年之交的长途旅行是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离家远行,我们先是到了哈尔滨又换车到了济南,从济南又再次换乘东去的火车最后到达青岛已经是六七天时间了。这次旅行母亲是主心骨儿实际的带队却是哥哥,因为我身上唯一的哥哥比我大了15岁,这都是新旧社会两层天——因为父亲早年闯关东辗转15年没回家,解放后父亲回山东老家又把全家带到东北以后才有了我们当时这个五口人的家庭。哥哥那时已经22岁英俊潇洒处于风华正茂的年纪,他在汤原县耐火砖厂工作由于为人厚道干活实在又有一些文化,很早入了党被委以政治工作方面的骨干经常参加有关内查外调的事项,关里关外走南闯北的积累了一些经验,虽然那时的交通很不方便,可是有哥哥的引领我们母子一行四人还是顺利地到达了目的地山东青岛。当时在青岛我们一家没有其他亲属,只有我的二舅二妗子(不知怎么回事在老家母亲让我一直称呼二舅为四舅,三舅被称作五舅,也许是我姥爷家里祖上排辈份的原因吧,据我所知我姥爷和姥姥一共生育了四位子女,我母亲上面有两个哥哥下面有一个弟弟,她在家里排序第三是唯一的女孩)一家。那时的国家正处于“三年大饥荒”也被称为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普通老百姓的家庭生活是何等地艰难啊?我们一家四口人突然来到当时城市物质生活异常匮乏艰难度日的舅舅家,对他们家来说真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舅舅和妗子看到了我和妹妹这对他们从未见过的外甥,忧的是当时生活艰辛的舅舅自己一大家人尚且难以糊口又突然增加了我们这一帮远道而来的亲戚。幼小的我只是知道一天到晚地玩耍儿,到了青岛这个所谓的大城市真是觉得一片茫然,记得舅舅与妗子家住在当时市郊一个叫错埠岭的地方,高低不平的沟沟坎坎上一大片日伪时期残留下来的破烂平房里一处靠西头的二三十平方米的地方住着舅舅一家人:家中有我的大表姐、二表姐、三表姐和四表姐,还有一个表弟。其中大表姐1967年与哥哥结婚成为我的嫂子,产生这桩婚姻的重要原因是哥哥与大表姐长期以来一直保持着通信联系,年龄和学历等相近有着某种缘分。更重要的是母亲自1952年跟随父亲从山东到东北生活在生育了我和妹妹之后,一直不适应东北冬季的严寒气候,身体落下了严重的气管炎哮喘、腰腿疼等气候方面病症,她老人家时刻梦想着能够重新回到关里家生活,从而躲避那难以承受的漫长冬季的寒冷。所以她一直非常支持并促成了哥哥嫂子的婚事。

一家四口来到青岛住进舅舅家,记得当时舅舅妗子全家非常热情地接纳我们,特别是两位慈祥的老人十分怜爱他们第一次看到的从遥远的东北而来的两个小外甥。几个表姐和表弟都瞪大了眼睛惊异地看着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不速之客”,由于年龄相近再加上小孩子贪玩的天性,我和三姐四姐特别是表弟很快就成为要好的玩伴儿,那时候母亲与舅舅妗子、哥哥与大姐二姐这些大人们每天诉说着别后十几年发生的事情——因为解放前他们都曾经在我的祖籍地山东省胶南县海青的徐家洼村和黄泥崖村(我爷爷家是徐家洼、姥爷家是黄泥崖,这两个村一东一西相隔二里路距离)共同生活过,阔别重逢的话题好像永远也说不完。而我们这些小孩子整天就是里里外外来来往往的跑着玩耍。记得有一次我跟着姐姐弟弟还跑到了距离舅舅家两三里路的错埠岭东南山半山坡一处庙宇里(就是现在的于姑庵)玩耍,好像那天正逢庙会,作为小孩子我当时是在懵懂之中第一次接触并认识了佛教的魅力,只是感觉这里深宅大院古木森森建筑巍峨画梁雕栋金碧辉煌,在香雾缭绕中颂经声此起彼伏,善男信女络绎不绝佛事十分兴隆。我们一帮小孩子欢天喜地的进入了东厢里一间偏殿佛堂,突然间看到门内墙边地上摆放着一口油漆得红彤彤的盖着很厚的盖子的大棺材,顿时把我吓了一大跳。因为在我幼小的模糊记忆中在东北只有谁家死了人或是在小县城郊外的“乱尸岗子”坟莹地里才可以看到这种棺材,被吓着了的我刚一进门就大叫一声“唉呀,不好!”猛然间一个回身蹿了出来,这时只见一位身穿黄褐色袈裟慈眉善目的年轻尼姑师傅笑眯眯地向我招手说:“小孩你过来”。我一时间并不知道咋回事,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了过去。这位尼姑用手摸了一下我的头顶又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小孩你跟我来,给你拿好吃的。”说完顺着房间厅堂走到里面角落在一个柜子上拿下一个笸箩,用手在里面抓出四五块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黑糊糊表面带有白色粉末软软的扁圆型东西塞到我手中,小小年纪的我当时只是牢牢记住母亲的话:“不能随便要人家的东西”。我一边往后退着一边说:“我不要、我不要”。这时几位在场的大人都说:“小孩快拿着吧,赶快谢谢师傅,庙里赐给的柿饼子吃了对你有好处哇。”听了此话我只好收下了,双手捧着这几块柿饼子我一溜小跑回到舅舅家让母亲看。母亲问我柿饼子是从哪里来的,我连忙如实做了说明。这时一旁的妗子对母亲说:“这个姑姑子庵可是个风水宝地,那里有崂山的天眼地眼,很古老香火也旺经常显灵呢,此事儿不要怪孩子,庙上给东西是佛家赐福能带来平安吉利是大好事啊,小孩子吃了好养活,快让他吃了吧。”此刻是我平生第一次听说佛家赐福的道理,我一面把柿饼子给母亲和妗子品尝一面自己吃了一个,第一次吃到这么柔软甜蜜蜜的东西,我从心里默默地感激那位尼姑师傅,同时也让我对妗子广泛的城市生活经验和佛教方面知识产生了深刻印象。

在舅舅妗子家住了十几天后,我们娘四个儿又从青岛乘火车到胶县再转车去祖籍胶南县海青公社徐家洼,一个天还没亮的凌晨先是到了胶县长途汽车站又从这里坐上长途汽车向南行进,那时国家正处于经济困难时期交通状况非常落后,100多公里的路程全部是沙土路面。汽车在晨曦中出了胶县县城辗转颠簸地向胶南海青徐家洼村和黄泥崖村进发,先后路过了胶县的洋河胶南的王台、红石崖等公社,到了胶南县城天已经开始放亮,再往南走就是著名的海岸名山——大珠山,在拥挤的车厢里只听到有人说:“快看啊,那里是海龟上山,再往上看那里是神鹰斗龟。”我连忙用手在额头打起凉棚,好奇地顺着他们手指的方向隔着车窗远远地望去,只见在公路东面嶙峋嵯峨高高隆起的大珠山山腰处的确有一大块巨石像伸着长脖子正往山顶攀爬的大海龟,而在离海龟不远的一处山顶上则有一块巨石极像张开翅膀抬起利爪的大鹰。我问身边的母亲:“妈,这是咋回事?”母亲从小生长在胶南老家,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特别熟悉,非常热爱如数家珍。她轻唤着我的乳名对我说:“这个大珠山是个神山,很久很久以前山的东侧浸泡在汪洋大海中,这只大海龟从海里爬出带着滔天巨浪一直爬到了半山腰,如果它要是爬到大珠山顶,由它带上来的海水将会淹没整个山东省,当时珠山脚下村庄农舍都已经被海水吞没了,人们纷纷逃难躲上了山顶。就在巨龟即将爬到山顶的危机时刻,只见一只勇猛巨大的神鹰从天而降,它扑扇着双翅,伸出坚硬的嘴巴只用几下子就啄瞎了海龟的双眼,海龟疼的迷失了方向,不能再向山顶爬行,在满山遍野获救的人们一片欢呼声中,海龟和神鹰都化作了顽石,永久地停留在了大珠山顶。”听了母亲这绘声绘色动人的讲述我思绪纷飞,第一次感到人间自古以来就不是个太平世界而是充满了磨难和艰险,存在着正义与邪恶的斗争,幼小的心里满怀着对大珠山的神秘感和无尽的向往。

一路风尘的我们于傍晚时间终于到达了胶南县海青公社地界下了长途汽车,三舅推着一辆木制独轮车前来车站迎接我们,在茫茫夜色中穿过了茂密的森林和大片的农田又跨过了一条流水潺潺的河流,最后进入了黄泥崖村舅舅的家里,因为当时我的祖籍徐家洼村家里已经没有近亲(爷爷奶奶叔叔和姑都在解放前我父亲闯关东期间饥寒交迫中去世),这次探亲我们只能住在姥爷和我的三舅家里。当时我的姥姥也已去世好几年,七十多岁的姥爷与三舅家住在一起。记得这位有着高鼻梁深眼窝儿眉清目秀神情矍铄的老人正坐在家里炕上等待我们的到来,他看到从未见过的外孙子显得非常高兴,一面抚摸着一面不断地上下打量问寒问暖。记得母亲曾说过:姥爷旧社会读过几天私塾有一些文化,他为人亲和善良扶贫济困也很会过日子,家中积攒了一点钱就置办上几亩地,因此土改时被划为中农成分,几个舅舅也都有一点文化唯有母亲可能因为家里经济条件所限也可能是重男轻女的原因没有读过书。三舅家除了姥爷舅舅外还有三妗子几个表姐表哥表弟和表妹等,作为小孩子我很快又与他们打成一片融为一体玩耍起来。在老家住了半个多月感觉一切都是新鲜的,初春的田野上天蓝水碧青草发芽杨柳吐绿百鸟欢唱春耕在即,由于年龄太小对贫穷落后的胶南农村没有产生多少具体印象。只是记得每隔几天就要跟着舅舅沿着那曲折蜿蜒的田间小路爬上几处沟沟坎坎到附近大一点的村子去赶集,买回一些农用工具和农副产品。有一次半路遇上临村一个大户人家死人后隆重的出殡场面,但见十里八乡的人们蜂拥而来,苍凉的田野间道路上顿时爆竹喧天鼓乐齐鸣到处是一片白黑相间吊孝灵幡的颜色,披麻戴孝的送葬队伍绵延长达二三里路,观看的人们摩肩擦踵络绎不绝热闹非凡,此情此景让我感到无比震惊恐怖渗人……

英国诗人库泊说:“上帝创造了乡村,人类创造了城市”。我觉得此话有道理。童年的那次旅行让我第一次认识了乡村和城市。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童年比一生更长。多少年以后我曾经拨开荆棘丛,跨过时光遗下的乱石,去山林深处寻找河溪的源头。那一汪泉水,汩汩不息的涌泉是我的童年。我曾走尽向北的大路,站在离夜空最近的高原上,长久长久地与一颗星深情地对望。那始终照着我走路的光芒,是我的童年……永远的童年是永远的怀念。

我再次见到妗子是二十年以后的1980年,这时我已经是黑龙江省汤原县委的一名干部。秋天我与妻子女儿乘佳木斯至济南的列车再换乘到达了青岛父母家,有一天在青岛市民政系统工作的哥哥趁星期天休息要带我去看望妗子。我们乘坐公共汽车来到住在市北区南仲家洼一片棚户区里的妗子家,正当我和妻子女儿跟着哥哥在弯曲的巷道中一前一后地走着,远远地看到小巷深处一个院子门打开了,一位腰间扎着蓝布围裙面目清秀六十多岁的小脚老人站在门边向我们张望着,哥哥对我们说:“那就是妗子,她可能提前知道咱们要来在那等着呢。”我立即三步并作两步迎上前去,妗子她也颤巍巍地向前迈了几步,我们娘俩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此时二舅已经去世我看到岁月沧桑让妗子有了满头白发,她苍老了消瘦了但是依然神清气朗精神矍铄。她一面打量着我们一家人一面热情的把我们让进屋里,不断关切地问这问那。热情的表弟月勇和弟媳凤阁儿在家中做了丰盛的饭菜,嫂子和几个表姐姐夫也来助兴,大家一起举杯欢庆久别重逢。从那以后不久我就调回青岛每逢年节特别是妗子过生日时,我都要前去看望她,一个大家庭经常欢聚一堂其乐融融。

综观妗子的一生,她是一位坚贞刚强善良和蔼吃苦耐劳不屈不挠的老人,在那个生活异常艰辛的年代,舅舅过早地离世她含辛茹苦地拉扯大了五个儿女,在她晚年儿女孙辈们都很孝顺生活快乐幸福。

有位哲人说过:只有珍惜往事的人才真正在生活。辛卯年除夕前夕写下此篇,愿妗子的在天之灵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