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海蓝天 的博客

 
 
 

日志

 
 

年终专稿——京城访友忆旧时  

2010-01-28 18:40:58|  分类: 往事杂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城访友忆旧时

 

 

二女儿今年夏季要从长春理工大学本科毕业,她已于2010年1月上旬参加了全国的研究生考试,准备考在青岛的中国海洋大学,目前还不知道考试成绩和最终结果。考完试春节前这一段时间和春节后到五一期间是学校规定的本科毕业前的实习时间,她到哪里去实习?如何做好这次实习?对于女儿一生进入社会前的起步阶段是非常重要的。

我有一位老朋友郭万相大哥,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中文系,七八十年代曾是佳木斯广播电台的著名记者,我在黑龙江省汤原县委宣传部做新闻干事工作期间曾与之长期打交道,1984年前后我欲往青岛崂山调转工作返回原籍,由于他爱人是山东掖县(现在的山东烟台莱州市)人,他们长期以来也存有想离开东北回山东的想法,正好有一次我看到当时的《经济日报》第四版上刊登了一则烟台市要招聘新闻记者的广告,在我陪同万相大哥去汤原县莲江口粮库采访的时候就把这件事儿告诉了他,他立即表示要参加这次招聘。于是我当即从怀中掏出那张《经济日报》递给他。就这样,1984年底由哥哥把我调到当时的青岛市崂山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万相大哥也于同年作为新闻记者的特殊人才被招聘到了烟台广播电台,当时与他同时被招聘到烟台的还有另外一名早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的佳木斯电台记者。

万相大哥多年来酷爱新闻事业,长期辛勤笔耕于三江平原和胶东半岛的新闻战线,写作了大量的优秀新闻稿件,多次在国家级新闻媒体发表重要稿件,获得“全国好新闻”等奖励并出版发行了多部新闻理论业务专著,在全国新闻界颇获好评,因此他前些年就被评为高级记者。近几年他在烟台广播电台退休后,又被聘为烟台大学新闻系客座教授为全国各地培养出了大批的新闻学子,有一些被他输送到《人民日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光明日报》、《经济日报》等各大新闻媒体实习锻炼。他为人淳朴、直爽、诚实,具有助人为乐的热心肠,是我的一位难得的兄长和老朋友。这次他听说我的学中文的小女儿要实习的事,就答应帮我安排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或《经济日报》社实习。1月21日早晨,我和女儿由青岛出发乘坐D60动车组至北京,送她到全国三大报纸之一《经济日报》来实习,由于万相大哥与该报社社长是多年的朋友,所以接纳实习的事情办理的比较顺利。

《经济日报》不愧是国家顶级新闻单位,17层的办公大楼位于北京南二环白纸坊东街2号陶然亭公园处,距离我们下车的北京南站不远,下午2:30时,我们进入办公大楼先找到社长秘书代明同志,由他联系到报社人事部,人事部门负责同志发给我们一些相关材料,讲解了有关注意事项,要求我们下周一早上9:30时去报到。二女儿是第一次进入《经济日报》这样的国家级新闻机构,她看到办公大楼里面干净整洁清新,办公秩序井然,人们热情高涨的忙碌身影,也看到了所有接触到的人高素质彬彬有礼的形象,感觉一切是那么新奇,她说:“这里真是个人生工作的好地方啊”。

下午3:30时左右,我们在《经济日报》社办完了事就从陶然亭公园地铁站乘坐4号地铁线又转乘13号线来到位于北京四环处成府路的中国地质大学,由女儿的同学为她安排住宿等事宜。晚上,由我的一位老朋友,曾担任过原《合江日报》、《佳木斯日报》副总编辑和佳木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的盖清祥在日式餐厅宴请了我们。清祥大哥也是一位原来三江平原上出类拔萃的优秀新闻记者出身,他于九十年代初从佳木斯市委调到北京,曾追随原《经济日报》总编辑、国家著名经济学家艾丰同志开展全国产品质量万里行等工作,在艾丰支持下,他著书立说,多次主办了全国经济界的高层次论坛展会以及评比检查活动,取得了很大的成果和影响力。席间他侃侃而谈,涉猎了人生、事业、理想、爱好、志趣,特别是对国家经济发展形势及展望、新闻从业以及如何捕捉高质量新闻线索,撰写优质稿件等方面具体技术性问题作了丰富奇妙的谈话,给了女儿一种别开生面的感觉,最后他送给女儿六字箴言“好学、多思、善解”。

第二天早晨起床后,我们到中国地质大学学生餐厅用了早餐,由于《经济日报》社人事部门要求大学生到此实习期间每人都要为自己办理人身保险手续,于是又到海淀区知春路的中国人寿保险公司办理了短期个人保险。之后我们就打的来到距离此处不远的北京奥运村。

参观奥运村的鸟巢和水立方是我们这次北京之行的另一个目的。著名的鸟巢和水立方坐落在北京北四环环城中路北侧约200米的地方,远远望去两座奇妙的建筑物呈一东一西排列。位于东侧的鸟巢在开阔的地面上壮观高大拔地而起,东西两面高高翘起的外形,最高处可达十五六层楼的高度。购票进入后,只见宽广的场地上已被修成了冬季滑雪场,北侧的塔台处堆起了两座巨大的雪山冰川,由此向南延伸是宽阔的冰雪活动场地,场地四角处还散布着一些类似童话世界的雪中木屋、城堡以及魔幻积木等建筑造形。站在场地中央放眼向四周望去,上下三层巨大的椭圆形的座椅区,可达十几万个座位之多,各式座位按区域不同分为红、蓝、黄、绿、粉、白、橙等颜色,显得那么壮阔、浩大、威严,再向鸟巢上端的边缘看去,宽大的广告宣传区,五彩缤纷流动式的广告纷至沓来,分散在四周的大屏幕上正流光溢彩地播放着一组组娱乐节目,最顶端那圆圆的收口外面,是碧空如洗的蓝天,蓝的醉人没有一丝白云的苍穹罩在鸟巢的上方就象一块巨大的宝石镶嵌在头顶,置身在如此美妙的场景下,让人感觉无比的神奇壮观和震撼,惊叹着设计者的神秘智慧和高超匠心。大致地浏览了鸟巢的景象之后,我们父女俩也随着大批的人群凭票领了两个大雪圈,从南侧的斜坡处沿百米滑道向下滑翔,人们一个个依次排着队在松软的雪道上顺势而下,雪圈象飞碟一样快速旋转着,坐在上面的人忽闪忽闪地飘摇起伏着,随着冰雪飞溅的强烈刺激人群中不断发出一阵阵欢声笑语。

从鸟巢出来后,我们就来到了西侧著名的水立方,远远看去那漂亮的外形优雅迷人的色彩,在冬日阳光的照射下呈多棱形的墙体模块儿上淡蓝色的光斑闪闪地泛着白点儿,让人觉得是那么清雅、玲珑、绝妙、深邃、幽远,它方方正正静穆诱人地矗立在那里,好像里面藏匿着无尽的珍珠宝贝,而它的外壳本身就象是一块巨大的琉璃玛瑙翡翠,安放在那里不断地唤起着人们前去一探究竟的好奇心。它的南北两侧栽植着一蔟蔟的雪松,东侧与鸟巢对应着的广场上点缀着一些小城堡似的哥特式建筑,人们三三两两地徘徊在周围以它为背景拍照留念。由于天气较冷,我们只是在外面流连徜徉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傍晚,应我的老朋友《光明日报》教育部主任汪大勇的邀请,我们又乘坐地铁13号线转4号线前往陶然亭公园处聚餐。大勇是我的发小同学,文革后期在中学时我俩就联手为学校写黑板报,那是在汤原一中的办公楼兼教学楼的主楼一楼中间过道中有一面侧墙上镶着的水泥黑板,开始时是由学校的美术老师来主办,后来学校要求发挥一下学生的潜力来办板报,于是就挑选了那时会画一点画的我和美术字写得比较好的大勇来共同承担这一任务,我们连续推出了几期板报,在师生中形成了很大影响,我俩也感觉合作得非常愉快。工作以后,作为集体所有制编制的我曾有段时间从汤原的一家企业被借调到合江地区轻工业局做秘书工作,为了使我的归宿得到最后落实,大勇曾与我的已故恩师大哥徐贺一起两次到当时的合江地区轻工业局劝说我回到汤原县委,于是在徐贺调到黑龙江省委宣传部之后,我和大勇又共同在县委宣传部担任新闻干事。回首那遥远的岁月——在国家刚刚粉碎了“四人帮”结束了十年浩劫拨乱反正百废待兴的时期,我俩并肩驰骋在三江平原的新闻领域,那时我们都处于二十四、五岁充满高昂青春活力的未婚之前的年龄段儿,在县委宣传部这个令人瞩目让人非常热爱和留恋的工作岗位上,初涉新闻业务的我们,在一种似懂非懂朦胧迷茫的状态下勤奋地学习钻研,刻苦地深入社会基层实践着。当年我俩经常怀揣着一支钢笔,肩挎着一个草绿色的帆布书包,里面装着《黑龙江日报》、《合江日报》,黑龙江广播电台、佳木斯广播电台赠予的采访本和新闻写作稿纸,有时明知第二天是星期天大家都放假休息,可是充满极高工作热情的我们却于头一天傍晚乘坐火车或长途公共汽车来到汤原县所属的香兰、鹤立、莲江口、望江、汤旺、竹帘等公社,一路上我们谈笑风生,畅想着人生的未来,谈社会、谈学习、谈工作,也谈爱情和寻偶等问题,到了目的地住进条件十分简陋的公社招待所,有时也由公社党委书记和宣传委员陪同我们共进晚餐,有时干脆不用他们陪,只要求对食宿稍作简单的安排,由我俩自己经营着二人天地,稿件杀青后我们又是一番彻夜长谈。那时各种条件相对落后,在风尘仆仆的下乡采访路上,我俩经常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春夏秋季顺着蜿蜒曲折一望无际的田间小道,冬天里迎着凛冽的北风在茫茫雪野上蹚着没膝深的大雪壳子一气儿步行二三十里,去企业村庄采访,到了离公社较远的偏僻村庄,就直接住进农户家中连续几天吃着大队往各家各户的派饭,每当完成了采访任务,我们肩上就如释重负,也会在公社或大队干部的陪同下坐在农家的炕头上喝上一点儿小酒,酒过三旬我俩思绪飞扬,古今中外天文地理无所不谈,还经常乘兴大段地互背唐诗宋词,验证对方的记忆力。记得有一次是在我家经过反复切磋终于写了完稿子,我俩谈天说地开怀畅饮后,突发奇想欲下象棋,可是一时又找不到棋,于是我就顺手拿起一块木板,画了一个临时棋盘,把白纸撕成纸片画成棋子,忘情忘我不计较输赢地坐在炕上连下了好几盘。那时每当我们的稿件在《黑龙江日报》、《合江日报》,黑龙江广播电台、佳木斯广播电台发表,我俩都要支出稿费再叫上几个宣传口的朋友喝酒庆贺一番,长此以往,特别是当稿件被刊登在《黑龙江日报》、《合江日报》的头版头条位置,給社会上下引起了一些震动,文章的后面赫然地属着我们的名字,就不断的有人要求我俩请客。回忆那时年轻的我们曾被称为所谓叱诧风云的“三江才子”,令人刮目相看,我们的工作生活是多么的潇洒浪漫和惬意啊!后来大勇在恢复高考时上了齐齐哈尔师范学院,毕业后分配在黑龙江省高教厅,又调到了《光明日报》驻黑龙江记者站,14年前由黑龙江记者站站长位置上调到《光明日报》教育部先后担任副主任、主任。多年来他著述颇多,是一位出色的教育方面新闻工作者。而我则于1984年从佳木斯调往青岛,离开了曾酷爱着的新闻岗位当上党政机关的公务员,这些年里我俩聚少离多,但是也曾鸿雁传书或电话联络,最近的一次见面是在八年前,我担任审计局长时去北京参加国家审计署举办的培训班。今晚,阔别多年的同学、朋友相见,他携在北京市科技局工作的妻子和在美国读博回来探亲的女儿一同与我们共进晚餐,席间我们回首以往,离开中学工作已经整整四十年,此刻真是觉得岁月峥嵘,光阴荏苒,往事如烟,感慨万千……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我们两家结束了晚餐来到酒店一楼大厅里选择了一处恰当位置拍照留念。大勇驾车把我们送到地铁陶然亭站门口,就在下车的那一刻我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难忘今宵啊,我们又一次挥手作别……

在回程的地铁上,我不由得在想: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年关今又到,唯有时光老人最公正,面对无情的光阴,我们只有各自好自为之“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啦!

 

                                                                                                                           写于己丑年腊月十三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