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海蓝天 的博客

 
 
 

日志

 
 

我的“狼”情结  

2009-12-28 00:15:52|  分类: 往事杂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狼”情结

 

                          ——狼也是可爱的动物界的一员,作为自然之子它也有存在的理由和权限,

                     而今却和其它许多动物一样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殆尽,这到底是谁的悲哀?

 

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东北一派原生态的广袤的小兴安岭林区,我小时候听到的最恐怖最频繁最富刺激性的词儿就是狼来了。我的出生地是黑龙江伊春市南岔区的晨明,当时那里是个只有不到百户人家的东靠铁道线西傍汤旺河(松花江一个较大的非常美丽的支流,发源于伊春小兴安岭的深山里),中间夹着零零星星的几十间茅草屋的小村镇。从我记事儿起,父亲已经是晨明石灰场的工人,母亲带着我和妹妹搞家务,哥哥在上学。那时候经常听大人说谁家的孩子被狼叼去吃了,半夜里甚至黄昏时经常听到狼的叫声。那凄凉渗人拖着长长的尾音的嚎叫声是那样的令人毛骨悚然。所以我小时候一调皮或者是哭闹耍脾气,大人肯定说不准哭了,再哭招来狼。这话果真灵验,我吓得立刻闭住嘴。后来哥哥也在石灰矿参加了工作,父亲和哥哥一块儿调动工作,把家从晨明搬到了小兴安岭山沟里的汤原县黑金河金矿。这时,我已经有四、五岁,开始有一些比较牢固的记忆。记得在那个奇寒的冬天,我家在黑金河租住了别人家的一铺北炕,有一次吃晚饭时,父亲边喝着酒边说:“老葛头儿昨天在大脑袋山处失踪了,八成是让狼吃了。”听了这话,正在那里玩耍的我立刻瞪大了眼睛问父亲:“怎么吃的?你快点儿说呀?”父亲说:“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就是这句话却在我幼小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因为老葛头是当时金矿上的一个“跑腿子”(就是光棍子,也称为鳏夫),他经常到我家串门玩儿。过了两天,我又想起这件事,就又问父亲:“老葛头到底怎么回事?”他说:“昨天工友们去县城路过大脑袋山处,只是看到了一个人的脑盖骨和两块大腿上的棒子骨,估计是老葛头的。”这么一说,我更加惊讶,就是这个黑金河南面的大脑袋山,也是由黑金河去县城的必经之路,是我小时候第一个最害怕的地方。据说这里一天到晚都有狼群出没,所以即使大白天一个人也不敢从那里经过,只好三五成群都拿着棍棒方可从那里顺利经过。到了夜晚,那简直就是野狼的天下,谁要是胆敢冒险在那里走黑道(指夜间行路)儿,那就等于去送死。可是当年只有19岁的哥哥在一次傍晚接到了紧急的工作任务,黄昏时分手持一根木棍离开金矿,成功地甩掉了三四只狼的围追堵截,徒步五十多里路只身夜闯大脑袋山,成功地回到了县城。我小时候一直把这件事当作象武松打虎一样的奇迹,想想就激动不已。

后来的日子里,我年龄稍大一些,对于狼的了解就逐渐地多了些,知道狼的贪婪、凶残、孤僻、狡诈(这也是它生存的必要的本能)和敏捷、机灵、坚韧、顽强以及高智能互助合作的团队精神、严密的种族家庭组织观念……等等,狼的繁殖能力很强,成年母狼一年能产一窝儿,最多可产十几只幼崽儿,狼一般分为群狼和孤狼,群狼是由带头的雌雄配偶率领,成群结队活动,有的十几只,有的几十只不等,而孤狼只有一个,往往是硕大的单独活动的公狼,听老人说,有时群狼不可怕,而孤狼则更可怕,它凶猛孤僻残暴,不易对付。狼在迂到猎物一时捕捉不到时,还会把嘴巴插到地上长啸,寻求同类前来帮助。一旦遇到这种情况,那个猎物(不管是人还是其它什么动物)就肯定难逃厄运了。

小时候不知为什么,母亲平时很少让我们主动谈起狼,好像是一提这个字,就能把它招引来似的,特别是在吃饭时,谁要是提到“狼”字,非得遭到母亲的呵斥,她边说着还边把一只空饭碗在桌子上扣过来,说是只有这样才能免得把狼给招引来。越是这样就越发引起了我对狼的浓厚兴趣,总是怀着一种莫名的既好奇胆怯又蹊跷的感觉,想着一探究竟。

记得有一次是在我十二三岁时,当时我家住在汤原县城外靠近去火车站的马路旁边,东面和北面连着大片旷野的地方。三趟长长的草房,住着大大小小三四十户人家,我家的居住位置是西面一趟的西数第二户。一个初冬的早晨,靠西边儿的邻居老汝头家养的两头100多斤重的猪突然都被狼叼走了,要知道那时候养猪都是严加防犯的,用碗口粗的柞木杆子把周围架起来足足有三四米高,为了防止狼的侵袭,还用白石灰在密密麻麻的柞木围墙上画了一个挨一个的醒目的大圆圈,据说这些白石灰圆圈儿在夜晚可以发出耀眼的光芒,让前来偷猪的狼以为是挂着的圈套,就不敢往里跳了。谁知道就是这样,老汝头家的猪也被叼走了,要知道这猪可是他们全家大半年的心血啊。老汝头领着儿子“假丫头”(一个20多岁由里到外装女人的大小伙子)往东北方向的郊外撵了好几里路,我们一群小孩子也跟着凑热闹地往外瞎跑了好几里路,只是看到了路上一些被狼咬死的猪淌的血迹,至于猪连个踪影也没有找到,心疼的个老汝头坐在院子里大哭了好几场。小时候有几年,我家在城外开辟了几块儿自留地,每当父亲去那里伺弄庄稼就领着我,由于那里距离我家要好几里路远,途中要经过好几个坟莹地,有些地方就是乱尸岗子,这些坟地中有的葬者是在冬天,由于土地的冻层有两三米深无法掩埋,就把个红彤彤的大棺材直接放在了地面上,让人看上去十分恐怖,路过这里看到有的棺材盖子已经被打开,父亲说:“这里面的尸首是被狼撞开棺材后吃掉了”。我急着问父亲:“狼是怎样把棺材撞开的呀?”父亲说:“狼这种动物是铜头、铁嘴、麻杆儿腿、豆腐腰,它可以用脑袋撞,再用牙齿啃,加上爪子扒,就把棺材给打开了。”听了此话,我顿时感到一股凉气袭遍全身,更加惧怕。望着这一片狼藉的坟地,我既好奇又恐惧,不敢看又忍不住要看。这时,在一个旧坟上被挖开了一个小洞儿,里面还好像有个长尾巴的小动物在出没,我连忙问父亲:“那坟洞里是啥东西在跑?是不是小狼崽儿?”父亲说:“看样子狼已经把坟里的死人吃没了,离开了这里,那是狐狸在里面居住。”

不满十岁的我第一次直接近距离的看到狼还是在动物园里,记得有一回哥哥去佳木斯出差,他带我逛了逛有着众多野生动物的公园,让我第一次开了眼界。当时我看到一公一母两只硕大的灰色的狼,双眼露着凶猛的目光,非常灵敏又极为烦躁的在铁笼子里来回跑着。在野外真正近距离接触也有两三次:六十年代末,在文革后的文化沙漠时期,刚开始恢复放映了几部艺术电影,那是一个冬天的半夜,我和几个小伙伴儿去县城东北面的国营农场场部看朝鲜电影《卖花姑娘》,在步行十几里回家的半路上,路过一个岔道口儿,我们四五个人正迎着凛冽的北风冒着严寒匆忙地行走着,突然在月光照射下泛着银光的皑皑白雪上出现了一个半蹲半卧着的黑影儿,开始我们还以为是个人蹲在那里拉屎,又往前走了几步一看不对劲儿,这个黑影它的外形不像人,只见它长长的嘴巴,脸上两只眼睛放射出绿莹莹的光柱儿,此刻,不知谁说了一声:“不好了,前面有只狼。”话音一落,引起大家一阵恐慌,几个伙伴中数我岁数大一点儿,当时我们手中除了手电筒以外,没拿什么东西,我定了定神说:“都别紧张,谁也不准跑,咱们人多一块往前走,不要怕它。”尽管我这样说着,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都紧张的变了味儿。就这样我们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地向前推进着,不断拉近着距离,这只狼估计是饿坏了,它看见我们这帮垂手可得的小孩子猎物,匍匐在那里和我们对伺着,眼睛里两道绿色的光束直刺着我们,不愿意善罢甘休,眼瞅着到了二十米距离了,我们几个一起下蹲抓起一块块大雪壳子,大喊一声:“打!”四五个硬邦邦的雪块子一齐甩了出去,这只狼见状不妙,跳起身子拖着长长的大尾巴,向路旁的雪野中蹿去,一溜烟儿就消失在附近的杨树林中,随着狼的消失,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冰天雪地里我们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大家不约而同地摘下了头上的狗皮帽子,一个个头上冒出了小蒸笼似的热气。另一次是在1970年的深秋,我们所在的中学在县城东北面的黑金河林场附近办了一个农场,学校让我们去那里参加盖房子的劳动。这天下午,全班同学步行三十多公里来到那里。由于山路遥远崎岖,一下午的急行军,许多同学是第一次进山,对这里的一切都感觉非常新鲜。在那层林尽染隔世离空的大山里,我们惊奇地看到了从未被人类开采过的野生动植物的乐园:红松、白松、黑松、油松、黄花松、樟子松、落叶松遮天蔽日,榆树、杨树、椴树、柞树、枫树、黄菠萝、水曲柳儿密密匝匝,最好看的是那一排排的白桦树林,标直、挺拔、洁白、纯净的树干,嫩绿中泛黄又透明的树叶,让人感觉是那么清新、明快、圣洁。在密林深处、大树下边、山坡与山坡之间缓冲地带的灌木丛、大草甸子、河流、水泡子浸润的塔头墩子沼泽地里,盛开着一片片秋菊、芍药、百合、月季、蔷薇、玫瑰、丁香、黄花菜、土豆花、喇叭花、牵牛花,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色彩斑斓芬芳四溢香气袭人的野花,让人目不暇接。尤为迷人的是这层层叠叠的峰峦、树林、草丛、花蔟形成的五花山伴着湛蓝天空上的朵朵白云,倒映点缀在澄明澈净大大小小的山间洼地水面中,一阵清风吹过,泛起姹紫嫣红五光十色的微微涟漪,让人感觉如梦似幻,朦胧迷离,飘飘欲仙……在这好像天造地设的无边巨伞一样浓郁碧绿的自然王国里,有满山奔跑的野兔、野猪、山狗子、山狸、狐狸、獾、狍子、獐子和鹿群,也有一条条到处乱蹿人称“土球子”的有着巨毒的蝮蛇,空中飞着老鹰、大雁、天鹅、白鹭、各种鹤类以及野鸡、野鸭、山雀和无数叫不出名来的漂亮的鸟儿,黑夜里也能常常听到老虎、黑熊、豹子、狼等大形动物的嚎叫,河沟和水泡子里游动着一群群的鲤鱼、鲶鱼、鲫鱼、鲢鱼、狗鱼、黑鱼、嘎牙子鱼、白票子鱼、泥鳅鱼、老头儿鱼。满山遍野的木耳、猴头、蘑菇、榛子、橡子、茈老芽儿、山核桃、松塔,蜜甜蜜甜非常好吃的山葡萄、山梨、山丁子、山里红、软枣子......采也采不完,吃也吃不够。置身在这一派完全陌生的环境中,令人既兴奋又神秘,倍受刺激……大家有说有笑的小跑一阵儿又急走一阵儿,由于体能不一致,行进速度不一样,到了晚上十点多钟我们才陆陆续续到达目的地。班主任老师怕大家疲劳,安排食堂为我们做了苞米面饼子、大米粥加咸菜条儿,因为食堂刚建起来里面没有电灯也缺少桌椅,大家都借着月光听着远处山沟里不断传来的一阵阵凄凉的狼叫声端着饭碗蹲在外面一个猪圈旁大吃起来,这个猪圈是学校食堂办的,里面的老母猪不久前刚下了一窝猪崽。大家正说说笑笑地吃着饭,就听到圈里的老母猪大声嚎叫起来,正在纳闷时,只见一只象狗似的黑影朝着猪圈蹿过来,这时有个同学大喊一声:“哎呀,狼来了。”顿时十几个男同学放下手中的饭碗,顺手拎起猪圈旁边堆着的劈柴柈子,朝着狼来的方向撵了过去,这只狼一看这么多人,扭身就跑,我和同学们高举着劈柴柈子在后面拼命地追,前面的狼跑的飞快,不一会儿就跑出了三四百米,这时前面出现了一条约十几米宽的小河,清澈丰沛的水流在月光映照下闪着一层银鳞似的光芒,向前哗哗地流淌着,只见这只狼一缩身子,黑暗中就像射出的箭一样,一下子就飞跃到了对岸,大家一看实在撵不上,纷纷把手中的木柈子远远地朝着狼逃走的方向撇了过去。结果没有打着狼,却打在了跑在前面的一位同学的腿上,当场把这个同学打倒在河边的地上,疼得他嗷嗷直叫,好半天没有爬起来。由于把那位同学打瘸了腿,第二天也没能出工,从此他也就有了一个绰号叫瘸狼。可是,那个猪圈的猪崽儿在三天之后的夜里还是被狼给叼走了。后来听说是西边山窝里有只母狼刚产了狼崽儿,母狼没有奶水给嗷嗷待哺的一窝狼崽吃,就打起了猪崽的主意。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有机会出入一些全国的大城市,有时到动物园去,大都到狼舍看看,有的动物园饲养的比较好,在那里生活的狼膘肥体壮,精神饱满,也有的动物园饲养的比较差,使动物普遍体质下降。不知怎么的,这些年每当看到动物园的狼,我都有一种莫名的悲哀,就是这个几十年前还遍布各地的庞大的动物种群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无奈之下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而相反的人类的种群数量都得到了(特别是中国人)极大的繁衍。有时我想人类在这个世界上的产生壮大和发展是不是就必然地要成为其他一切动植物的天敌呢?而在失去了“对手”和“天敌”以后,一个动物(含人类这种高级动物)种群发展的平衡也就丧失了,人类就这样单方面地决定其它物种的命运,在所有物种消失之后,下一个消失的就必然是人类自己。这几天哥本哈根联合国环境大会是我非常关注的一个会议,本来一个盛产童话的国度,现在全世界各路大人物汇聚却在讨论人类的生死问题,这不能不说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的一个绝妙的讽刺。而就在这个大会召开前后地球的三极:南极、北极、珠峰以及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雪山等冰川正在加速地融化,各种动物特别是北极熊在一片哀嚎中几近灭绝。唉,这都是工业革命、科技发展,人类无止境的饕餮欲望惹的祸啊!再这样下去地球就会被我们毁灭,这是安徒生当年怎么也没有想到的结果。此刻,我仿佛听见了那些以狼为代表的死去的动物们在它们的天国里正在诅咒着我们人类:“看吧,我们的今天就是你们这些人类杀手们的明天,你们的下场比起我们好不到哪里去!”我想,狼等动物是陆地生物食物链中极关键的一节,我在一些书上也看到狼在大规模捕猎其它群体动物时,从来不把那些动物全部捕杀,而是适当放生一部分,正是由于狼的这种做法,其它动物才得以优胜劣汰,保持平衡。相反人类特别是我们这种农耕民族从文化传统到内心深处以及实际做法上都经常干着赶尽杀绝的事情。如果动物们尤其是在陆地生物食物链中占有重要位置的动物都消亡了,那么人类的命运则是不可想象的。因此,我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的末日就是人类的欲望奉献给自己的最后礼物。

为了填补我对狼的特殊情感,两年前养了一只原产于美国阿拉斯加的雪橇犬,据说这种犬是狼的近亲,你还别说,它一般情况下不叫,而一旦叫起来声音和狼一模一样,也可能是人类驯化的原因,这种犬已经没有一点野性,它的最大优点是温顺。这是后话。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