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海蓝天 的博客

 
 
 

日志

 
 

《生日的断想》  

2009-12-24 16:48:51|  分类: 往事杂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日的断想》

 

                                                                                     ——我的生日大约在冬季

 

又快要过生日了,这几年每到这个日子临近总有一种别样的心情。

我的生日是农历的11月12日,要是按万年历换算成公历则是12月21日,我的身份证上就是这个日期,但有时用阴历寅则是12月25、26日或30、31日,而今年却是12月17日这一天。母亲在时常对我说:“你记住,咱过生日不过阳历,阳历的日子不准确,要过阴历。”虽然至今我也没弄明白个中原因,但是我一直遵照母亲的要求,在阴历这一天过自己的生日。

生日的断想 - 碧海蓝天 - 碧海蓝天 的博客现在过生日是由孩子们给我过,主要是侄女、女儿、女婿们来张罗。她们每年都提前定下一个饭店,买来蛋糕,插上蜡烛,大家一起拍着手唱起《祝你生日快乐》这首歌儿,然后就是喝酒吃菜,其间还有侄女的小女孩虎妞为我们表演节目,这个孩子今年上小学五年级,是青岛市小白帆艺术学校表演队的骨干成员,已经多次拍过电视连续剧上了山东电视台少儿频道进行文艺表演,是个品学兼优的小家伙儿。有时大人们也唱卡拉OK,在饭店呆上三、四个小时,大人孩子一片欢乐气氛。但是作为我却总有一种莫名的悲凉,可能是岁月沧桑,也可能是心态开始衰老吧,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疙疙瘩瘩的感受影响着我,总之,不能真正彻底的高兴起来。

小时候过生日可不是这样,由于那个年代里物资贫乏,上不起饭店,也吃不上生日蛋糕,记得那时母亲常常呼唤着我的乳名一遍遍地念叨:“儿的生日,娘的苦日啊,孩子长大了要知道孝顺父母。”我每天到外边去疯玩儿,一开始也记不清究竟哪天是自己的生日,只是隐约觉得大约在冬季大雪铺地滴水成冰嘎嘎冷的天气里。突然就有那么一天,或者早晨起来一觉醒来早餐时,或者是从外边放学回来的晚饭前,在烧着木头柈子树皮或豆秸蒿草的外屋的大铁锅里,四周是蒸熟的苞米面饼子,烀的土豆、窝瓜、茄子和饭豆,中间水灵灵的煮了两个红皮大鸡蛋。母亲一边轻声地唤我过去,一边把俩鸡蛋用笊篱捞出来,先放在盛着凉水的盆里拔一下,让它冷却下来,然后用她那劳作了大半辈子布满老茧的粗糙的手捧着光溜溜红得可爱的大鸡蛋放在我的手中,此刻,她总是向我投来专注而温馨的目光深情地对我说:“孩子,快趁热乎吃下去。”闻着这一年到头吃不着几回的香喷喷的鸡蛋,开始我总是三下五除二扒了皮儿狼吞虎咽的几口就吃完了,有时也舍不得一下子都吃掉便留一个放在棉袄兜里,等玩得累了饿了再吃,可是这样一弄不好就在玩儿时不小心给挤扁了。后来我渐渐地长大了点儿,有点懂事了也谦让地对母亲说:“妈,你也吃一个吧。”母亲总是微笑着摇摇头说:“妈吃够了,这是给你的。”这时,全家也只有比我还小三岁的妹妹能跟着借光儿吃上俩鸡蛋,要知道在那个艰苦的年代,全家一块儿是吃不起鸡蛋的,虽然这些下蛋的鸡一般都是自己家喂养的,也只是到了有重大节假日或家中来了客人时才能吃上几个鸡蛋。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过生日就是能吃到俩儿煮鸡蛋,至今想起来还隐隐约约能闻到那红皮儿大鸡蛋热气扑鼻的香味儿,怎么如今吃多少鸡蛋也找不到那个味道了呢?每当家人晚辈簇拥着我为我过生日时,我都不免回忆起小时候的生日,想起那红扑扑热乎乎的俩鸡蛋。啊,那时的生日虽然简单,没有七个碟子八个碗,也没有蛋糕可吃,可是最重要最令人难忘的却是它与这个世界上曾经最最疼爱我的母亲紧紧相连系着……

有个朋友说的好,母亲是盏灯,走到哪亮到哪,母亲在哪哪是家,说的是只有母亲在才有家的光明和温情,此话一点儿也不假。我记得母亲在时总是告诉我们:“种一亩地有个场儿(农村庄稼收割之后晾晒脱粒用的场院儿)好,活一百岁有个娘好。”听到此话时母亲还健康地活着,我往往不太在意,也没有去完全理解里面的含义,如今母亲不在了,往事如烟象过电影一样一幕幕地闪了过去,这几年我经常想起母亲过去说过的一些话,此刻我才真正的感到她老人家说的话怎么那么朴实无华寓意深刻……“子欲养而亲不待”,她老人家离开我们八年多了,她活了87岁,到天国里享福去了,她走之后,我无时不在思念她,经常在睡梦中哭喊着叫唤:妈妈呀,你在哪里!可是我一直没有信心提起笔来为她写下只言片语,一想起她,就满脸悲痛,心情沉重,身心完全沉浸在无尽的追思和肃穆的崇敬当中。父亲活了73岁早于母亲17年去世,两位老人离世之后,我和哥哥妹妹一起为他们在著名的崂山风景区的太平陵里买了一块风水宝地安葬了。每年的清明节前夕,迎着早春盛开的杜鹃花香,我们前去为二老扫墓祭奠,我想两位老人对我——他们的小儿子应该是满意的,记得母亲在世时总是对别人说:“我家的老二真是个顶梁柱哇。”每当我听到这话,也没有去多想,现在想想她老人家是指哥哥退休后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她的晚年生活,而家中处理外面的一些所谓大事情,主要是妹妹和几个孩子(包括侄子、侄女、外甥女和妻子那边几个亲属家的孩子等)安排工作的事,都是由我来解决的。我觉得这也是我应尽的责任,哥哥嫂子把我们全家从遥远的东北三江平原一个个调到了青岛,现在也该轮到我帮这个家出一把力了。

朔风吹来寒意渐,一年一度过生日。在家庭中,时光老人又把我推上了这场人生之戏的主角儿上,但是,此时此刻我更多的是思念双亲——是你们给了我生命,把我带到这个美丽的世界上来,己丑年生日来临之际,祝愿二老双亲的在天之灵安息、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