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海蓝天 的博客

 
 
 

日志

 
 

美哉,天茶顶;壮哉,锻炼队的登山人!  

2009-12-15 13:42:00|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哉,天茶顶;壮哉,锻炼队的登山人

                                                  

                                  





                苏格拉底说:“人们在关心自己身体和财产前,应该先关心自己的灵

        魂,使灵魂尽量变好。”

                                                                                                       ——题记

        1212日早晨9时许,我们锻炼登山队120多人的浩荡队伍从崂山东麓山海相连峻峭挺拔的山腰——王哥庄街道长岭社区出发向西直插崂山第三高峰天茶顶(主峰巨峰海拔1132.7米,次高峰滑溜口海拔1009.4米,第三高峰天茶顶海拔981米。——摘自《崂山县志》、《崂山县地名志》)。山路弯弯,大队人马先是沿着水泥路逶迤盘行,后来走到了路的尽头,山势越来越陡峭,山友们在领队的带领下,穿越重峦叠嶂嵯峨嶙峋的奇峰怪石,不断用手拨开迎面阻拦的荆棘丛林和茫茫荒草。攀爬了大约两个多小时,大部队逐渐拉开了距离,前面高高的峭壁,巨大的顽石,幽深的峡谷,许多人特别是中老年队友们每向上爬几步就不得不停下来歇一下,由于体力不支,我也经常站下来倚着那高大苍劲的黑松、落叶松和楸树大口地喘气。但是大家都始终揣着一个坚定的信念,互相鼓励着、幺喝着,一定要咬紧牙关登上那风光绮丽声名远扬的天茶顶。

        今天的旅程被梯子石领队列为登山之中的一颗星(一星级),大家边走边怀疑怎么这么难爬啊,只见这大山谷深、涧乱、巨石阻隔,绝壁横亘,林高草密,有的山友为了给大家调节情绪,鼓舞士气,用随身听播放着一曲曲美妙的音乐。从高高的山梁向下望去,蜿蜒的盘陀路上登山人的队伍排起了长龙,就像一串串儿五颜六色色彩斑斓的花束,慢慢移动着、簇拥着,移向天茶顶。当你埋着头向上攀爬了一气儿,突然转过身回望身后,群峰越来越被踩在了脚下,忽然眼前顿时一亮,啊,好大好开阔的大海,蓝幽幽、灰蒙蒙、平展展,水天相接,静谧幽深,横无际涯,就像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镶嵌在东边的天宇苍穹间,就这么活脱脱地铺展在了人们的眼前。这里就是著名的崂山仰口湾,海面远处依次分布着大管岛、小管岛、女儿岛、马儿岛、狮子岛、兔子岛,这些绿油油的大小岛屿就像零散分布在海面上的珍珠翡翠,从近岸处伸向远方。因为前面离天茶顶还远,我们顾不得过分欣赏这迷人的海天美景,继续向上攀爬,大约中午1200时左右,我们登上了一座高高的山梁,在这座山梁上,瞭望观察了海天之间越发迷人的景色,特别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在我们所在山的南面半山腰处有一堆怪石,由西往东一块象仰面朝天站立的企鹅,一块上下两片张开了口酷似一只蛤蜊,靠东边的一块极象一只顽皮的小猴子翘着尾巴趴在了一个大魔方的上面,真是鱼龙造化鬼斧神工啊。这再一次鉴证了崂山具有的“神仙窟宅”的美称不是妄言。我们嗟叹着欣赏着又沿着山脊向北向西拐弯攀爬,不知不觉又过了一个小时,大家来到了一处林密树高的大峡谷边上,只见弯弯起伏的山脊向东北再向西向北延伸,最后在北方呈东西方向排列的群山聚成了一个个高高的块垒,慢慢地向一处高峰聚拢,但见这座高峰突兀隆起凌驾于众峰之上,它的南、北、西三面皆是千丈绝壁,只有东侧与我们所在的山顶通过一条布满古树怪石两侧都是深渊的山脊弯曲相连,这座高峰孤零零的挑向天空,更为奇怪的是在它约五、六十平方米的峰顶,有一块超过峰顶面积足有二、三十米高的巨大的三角形的飞来石斜斜地悬落在上面,呈东北西南方向两个尖尖的角向天空突起着,它的这种高耸、凌厉、有棱有角,直刺青天,给人以震撼和惊诧,这时,人群中不知谁在惊呼:“快看啊,天茶顶到了!”啊,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天茶顶,一时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我有点儿发蒙,待我定睛一看,好家伙,果然是惊心动魄,气概不凡!

        这座令人神往的天茶顶真不愧为是海岸名山——崂山的奇中之萃,它峭拔峨巍,重峦叠嶂,川谷深陡,云气峦光,海波山色,变幻多端,交相辉映,久久地凝视着它,使人感到扑朔迷离,梦幻恍惚,头晕目眩,仿佛来到了仙境。

        我们定睛收神,在它的对面一处探出峡谷的大石块上纷纷以天茶顶为背景留了影,就又一次一个个鱼贯前行,从这里往右再往前再往左,这是一段极其艰险的山路,时而巨石阻拦,时而绝壁千仞,时而曲径弯弯,时而古木森森荒草没顶。前锋部队登上天茶顶的身影就在眼前,极大地鼓舞了我们的情绪,大家不顾一切的左冲右突,攀壁跨岩,劈荆斩棘,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向前再向上艰难攀登,这时,一个向南的宽宽的光滑的巨大石面一直倾斜着伸向一眼望不到底儿的涧谷深处,看着这个足足有四、五米宽的好像曾经飞泻过瀑布的大石面儿,人们都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把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单靠人力徒手跨越一下子是过不去的,只有抓住岩石缝隙中的小树枝,先在一处斜坡上把双脚停留缓冲一下,再向前迈出一步,把一步变成两步,才能到达对面,而这样做风险又很大,面对这绝险的境地,一些大胆的男人都望而却步,女士们就更加心惊胆颤,双腿发软,大家心里明白如果过不去这一关口,就难以到达天茶顶,于是相互鼓励着、搀扶着、拉扯着一个个小心翼翼地屏住气息咬紧牙关,哆哆嗦嗦地迈出双脚,有的紧紧抓住小树枝,有的死死抠住岩石缝隙,终于过了这道鬼门关。又向前拐弯抹角走了没多远,就到了天茶顶的巨石下面,就在不经意间,我向远处一望,但见,远处的海天分界线,不知怎么地就由原来的一直在头顶上,突然降到了脚下,随着海平面的下降,诸多的峰峦也匍匐于脚下,天空顿时显得更加辽阔、悠远、广袤,整个崂山东南片的诸峰,三面是水天相连一面是群峰绵延,山连海海围山,偌大的崂山就像被这迷漫的大水浸泡着的巨大的盆景,而我们就站在这景石的尖顶上。向北面、东面望去,沿着起伏的山梁远处是日起石、高石屋等峰峦,一座座岩层嶙峋的峭壁石柱呈放射性地横斜伸展直插海中,有的象腾跃的苍龙,张牙舞爪,势不可当扑向海面;有的象鹞鹰展翅,穿云破雾,凌空欲起;还有的象滚滚波涛,烟雨苍茫,一泻千里。再看那醉人的幽蓝海水波平如镜一望无际,海天分割处泾渭分明。东南面的青山湾,一条条的浪花冲向岸边,似卷起一堆堆的白雪,又好像盛开着的梨花,顺着山峦远望可以一直看到黄山崮、黄山头、土峰顶,以及崂山头后面点缀在海中的八仙墩等处;向南面望去,沿着脚下伸展的深沟大壑,远处突兀隆起的是万年船、老虎尖等诸峰,这里还是著名的八水河的发源地,八水河由附近的峰峦流出的几个支流汇聚,穿山越岭一直奔泻到群峰遮掩的海边,日光照射下的海面几乎分辨不出哪里是海哪里是天空,只有当你把视线由东向西慢慢地平移横扫过去,才能分清海天之界限;再向西南望去,又是一幅绝妙的景致:只见远处群山之上高高地隆起着南天门、北天门、天柱峰、大流顶等高峰,特别是南天门的一东一西两根巨大的花岗岩石柱冲天而起直刺苍穹,那么引人入胜,远远望去是多么的惊骇、神奇、静穆、苍茫、幽邃,越发彰显出造物主赋予崂山的斑斓诡秘……

        今天来登天茶顶的人可真多啊,好几支登山队的数百人布满了整个山顶,在大小山头上流连、徜徉,拍照的、用午餐的熙熙攘攘络绎不绝,在这如天上人间的美景中,人与人之间从心灵上似乎更贴近了距离,更相通了,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们都带着灿烂的笑容,相互善意地打着招呼,滚滚人潮中不时地发出阵阵欢声笑语,真是有点让群山沸腾了的感觉。下午230时左右,我们用完了午餐,就陆续地下了山。我和梯子石在后面边走边拣拾着岩石缝隙、杂草丛中人们丢掉的垃圾,我把几个塑料袋和一堆废纸放进了背包,梯子石拣了两个矿泉水瓶子,其中一个没处放,让我帮助给他塞到背包后面的小口袋里,可是小口袋已经被各种垃圾塞得满满的,怎么也塞不进去,我说干脆把这瓶子放我这儿吧,望着这美丽的天茶顶山涧下面、树林草丛中还残留着一堆堆的各种垃圾,我们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有的扔在很深的沟壑中,根本够不到,再说时间也不允许我们多拣,我俩似乎很无奈,梯子石说:“等哪天再召集大家来搞一次环保游吧,专门拣拾这里的垃圾……”

        由于下山的路与来时不一样,走起来并不是很顺畅,巨大的岩石陡坡,茂密的树木荒草,使我们不得不多次迂廻行进,有几次走错了路,人们又相互商量探索才找到新的路径。今天下山的路也是比以往崎岖坎坷难走,开始是顺着山涧,后来有顺着一条河谷,谷底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顽石、碎块儿,许多地方都要跳跃和攀爬。几个中老年山友互相照应呼唤搀扶着。正走着前面又出现了一处宽大的河谷,呈倾斜状的大石块横在面前,我一不小心,左脚踩在了一处有流水痕迹的石头斜面处,刹那间,一个趔趄我的左腿呈笔直地向前哧溜下去,不巧的是右腿顺着身子的倾斜完全向右后侧蹩了过去,我大叫一声:“唉呀,不好!”说时迟那时快,顿时,我就一个腚蹲儿歪坐在石板上动弹不得,跟在我后面的梯子石、初来乍到王大哥说:“慢一点,先不要动。”我足足在地上坐了五、六分钟,由于我是跌倒在河谷大石块的中间,下面是很深的乱石沟,梯子石和其乐怕我弄不好再滑向谷底,他们簇拥着对我说:“你慢慢地往旁边移动一下。”于是,我用双臂支撑着慢慢地将身子移到了石板右侧的边缘,在朋友们的搀扶下,我咬紧牙关忍着巨痛,一下子站了起来,随着身子里倒歪斜的晃动,我发现自己的右腿和脚已经不太听使唤了,我拄着拐杖试探着向前挪动。这时,一直在前面探路的山岗老弟看到我挫伤连忙返回身来,他先把我的背包一下子扯了过去,挎在了自己的肩上,接着又把他的登山杖递给我,让我一只手拿上一个,身上卸下了包袱,又加上了一根拐棍儿,我顿时轻松多了,我忍着疼痛艰难地向前移动,我心里明白此地离山下还很远,决不能再过多地影响大家,必须克服困难抓紧前行,否则耽误了时间天黑以后就更麻烦,此刻后面有人说,恐怕再有20分钟就要天黑,但是腿一受伤,更觉得山路难行,连平时不太在意就能跨越过去的河谷石块,这回都成了大障碍,每前行一步都要付出很大努力,没有完全跨过河谷天就黑了下来,这时山岗又一次返回我身边,他把一只点亮了的头灯不由分说一下子就扣在了我的头上,我说:“老弟,这样不行,你把手杖和头灯都给了我,你还要在前面带路怎么办?”他说:“不要管我,你带上更方便一些。”此刻,面对这位刚认识不久的登山伙伴儿,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黑暗中直觉得胸口发紧,眼眶发热。梯子石和初来乍到也对我说:“你腿上有伤山岗让你戴你就戴着吧。”

        患难见真情啊。此时此刻,面对大山,在这寂静漆黑的夜晚,我能说什么呢?我头脑中只一闪念感觉:今天可真是我登山的“滑铁卢”哇!这样想着我又觉得自己未免脆弱可笑。我把头灯扶了扶正,让光线尽量照得远一些,好使更多的人受益于光明,一只手拿着一个拐杖,默默地跟在山岗后面吃力地行进着。后面的梯子石也不断地提醒我走稳一点儿。

        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继续行进着,天黑近一个小时后,我们从峡谷的北侧翻越了一座水库大坝,来到了南侧的盘山公路上,沿着公路又走了约半个小时,穿过了长岭社区居民的一排排房屋,终于找到了停那里等候我们已久的来接我们的车辆,梯子石在车上向满车的山友说明了今天迂到的情况,大家没有任何怨言,坐在我身边的馨宁和安霏两位美女妹妹立刻争先恐后地站了起来为我让座位,坐在馨宁为我让的座位上一路上我竟然忘记了腿疼,我想到过去我在崂山区文明办工作时经常倡导的一句话:“崂山山美、水美、人更美……”今天真是天茶顶好美,可是它美不过山友们那颗善良、慈祥、热情、淳朴、友爱、互助、无私、忘我的心啊。

        朋友们,此刻我突然悟出了:面对纯净优美的大山,让我们登山人把每一次登山过程都变成净化灵魂的过程吧!

                                                                                                                             2009年12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