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碧海蓝天 的博客

 
 
 

日志

 
 

我为环保而战  

2009-11-15 19:00:36|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保护自然,保卫家园

 

                                                                         ——午山护鸟行见闻与断想

 

跟着青岛锻炼登山队爬山以来,这是我最高兴的一天,也的确体验出了爬山除了它的自身意义——回归自然、欣赏自然、愉悦精神、强健体魄以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社会作用——那就是开展环境保护。

11月14日,初冬的早晨,天气晴朗,薄雾蒸腾,我们的队伍从青岛二中出发,沿着著名的滨海大道浩浩荡荡一路向北再向东上了山,由于第一次攀登属于崂山山脉四大山系之一的午山,许多人都怀着非常兴奋的心情,大家一个个背着沉重的行囊,左穿右插迱逦盘行,穿过了民宅错落的村庄,攀上了陡峭的高坡。在崎岖的山路上一会儿是密集的松林,一会儿是连绵的荒草和荆棘,人们用手拨开迎面挡在脸上的枝条,艰难地逶迤行进着。这时,前面不远处的山梁上突然出现一处用高高的竹竿架设起的黑忽忽的绵延几百米的网鸟的大网,上面还挂着几只已经死去的猫头鹰和其它小鸟的尸体,地面上残留着一片片各种鸟的羽毛。看到这恐怖可恶的场景,许多人顿时义愤填膺,纷纷诅咒这些可恨的网鸟者,一些上了年纪的登山者,回忆起以前的崂山到处是莺歌燕舞,鸟语花香,一片生机。天上飞着一群群的大雁、鹞鹰、猫头鹰、百灵、画眉、黄鹂、灰鹤、山雀、斑鹫、山鸡,林间奔跑穿梭着狼群、野猪、山猫、山狸、狐狸、獾、野兔……而今,一伙伙偷猎者,一张张数不清的罪恶的大网,架设的满山遍野,偌大的崂山早已没有了昔日“獐狍野鹿满山跑,小憩悠然听鸟喧”的场景。此刻,我也不由得想起以前在崂山上发生的几件事情:那是十多年前还是崂山县时期的一个夏天,我和同事一块儿去王哥庄(崂山的一处乡镇)下乡,回程路过劈石口上面的十八盘处,我们正在欣赏着东边山上一处被称为“关公夜读”的著名风景石,只见从近处山谷里走上来两个农民用一根木棍抬着一只奄奄一息身上正流着血的母獾,当我第一眼看到它时,只见它四肢向上翘着,瞪着恐惧哀怜的双眼,好像在向我这个过路人求救。我想这只獾肯定是被偷猎者夹断了腿,它的家里可能还有嗷嗷待哺的幼崽等待着它回去哺乳,一种怜悯伴随着酸楚由然而生,我本能地走上前去对那两个匆匆行走着的农民说:“把它放生吧,我给你们点儿钱。”“你给多少?”其中一个疤瘌脸说。“给你一百元行不行?”我说。“不行,太少了。”疤瘌脸又说。“那我再给你加五十”我说。“不行”另一个黑瘦子说。说完,他们就继续往前走。“那你们到底要多少?”我向前追了几步问。“最少也得三百元。”“你们要得太多了吧?”我说,“这些动物在山里快绝迹了,你们就别弄死它了,太可怜了”。“不行,它祸害庄稼,再说獾皮和獾油还能卖好多钱呢。”说完,这两个家伙加快了脚步。钱、钱、钱,又是钱惹的祸,可恶的金钱啊!你引起了多少社会纷争?你促使见利忘义的小人向这可爱大自然伸出了罪恶的黑手,我正在那里想着,只见疤瘌脸一挥手说:“快走,少了三百元一点儿也不行”。望着他们绝情离去的背影,望着这可怜的动物生命,我站在那里,心间升起了莫名的悲凉!

还有一次是今年春天在惜福镇爬刚刚旅游火了起来的毛公山。下山的时候,在蜿蜒曲折的石阶路上,我看见一个农民用网兜儿罩着一只长着美丽多彩的羽毛和长尾巴的活山鸡,在路旁向游人兜售,我问他:“你要多少钱?”他说:“要二百元”。我说:“这山鸡这么漂亮可爱,也是应该被保护的,你把它放掉吧”。听我这样一说,旁边几个游客也说是怪可怜的,应该放生。只见那个农民,匆忙起身,倒拎着这只山鸡,一溜烟儿消失在旁边的树林里。经历了这几次事情后,我常常在想:怎么中国人这么冷漠残忍呢?什么动物都敢吃,非要把它们赶尽杀绝。在禽流感大流行的季节里,仍然没有一点儿收敛和畏惧。看看这座山里吧,到处都是捕猎者的黑手,为了一点金钱利益,一双双罪恶之手无情地伸向了那仅存的可怜的弱小生灵,更有那些在城里开餐馆的儿屠夫们,动不动就活吃这个活吃那个,血淋淋的当街宰杀……国人的素质咋这么低呀?!在这个国度里,为环保做点儿事是多么难啊?我一直很后悔眼看着一些小生命死在面前,而自己却无所作为无能为力。

正在想着,只见人群中几个年轻人从背包中拿出了剪子和小刀,抓住面前这张网的网绳连连挥舞着,不一会儿,就把它割断、绞掉了,我也兴奋地抓住一处网面,由于事先没有准备我没带工具,我只好朝着山友喊道:“你们谁有剪刀?”只见一位高个子的年轻姑娘说:“我这里有。”她边说着边从包里掏出一把水果刀,我连忙接过来,朝着这可恨的夺命之网、罪恶之网,一刀刀地使劲儿割去,我感到割得是这样的痛快淋漓。

铲除了这个山头上的网,我们又继续向上爬,我和领队“故乡原始风景”边说着中外环保方面情况的差别,边向前爬着,我们说到了几十年来国人对环境的大肆破坏掠夺与“征服”,以及遭受的来自自然的报应,说到了集市上那一处处卖网的摊点,无数饭店里那一个个农家宴餐桌上被狼吞虎咽生吞活剥的野生动物,我俩无奈于相关执法部门的不作为,无奈于全国当前挑战环保的巨大数量的低素质人群,痛惜整个环保领域社会秩序的许多方面的失范……我们走上向东的山坡,在一处深沟绝壁处停住脚步,又调头向左,转向往北的山梁。这时,“原始风景”指着远处一座山脚下大面积的正在开挖着的山体对我说:“看吧,这就是我们的环保状况,在发达国家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人群中有人大喊:“快看啊,那边山上还有一张大网。”顺着喊叫声我们向东北方向望去,在一处高高的山脊上,只见远远地一处黑糊糊的网,足足有三、四百米长,四、五处高大的竹竿插向天空,每个竿子足足有七、八米高,远远看到网上还挂着几只鸟儿。我顿时火冒三丈,大喊一声:“快点冲上去,干掉它!”只见梯子石——我可爱的小哥、山里汉、山林、故乡风景等人都早已冲在了前面,他们一溜烟儿跑上了高高的山梁,山路弯弯,看着挺近,走起来感觉特别遥远。他们在前面拼命地跑着,我在后面跟不上,不一会儿几个人就消失在密林中,瞬间就听到了他们用刀砍竹竿的“咔嚓、咔嚓”声此起彼伏。住了一会儿,只见他们从网上解救出了一只还活着的大鸟儿,放飞了;又解救出了一只又放飞了,我们在山这边看着的人们一时高兴的鼓起掌来。紧接着,密林中又响起了“咔嚓、咔嚓”的砍竹竿声,大家群情激奋,为这些共和国高尚的护鸟人而欢呼,只见又一只鸟儿被解救出来放飞了,啊,一共放飞了三只鸟儿。这些鸟儿脱离了罗网,迷惘着、辨认着、试探着、挣扎着、翻飞着、冲击着,最后,终于扶摇直上,迎着料峭的寒风,向着远处的高山,向着茂密的丛林,向着梦幻的世界,向着幽邃的蓝天,向着自由王国,逃离了、逃离了……此刻,满山遍野热爱环保的人们远远地望着这自由翱翔的鸟儿,欢呼雀跃,纷纷鼓掌庆贺。当我迈着苯重的步履,也爬上这座山脊,他们几个已经把网掀翻砍倒,我看见横在地上的长长的竹竿,俯下身子捡起一头,我用脚一根根狠狠地踹着、跺着……

我觉得我们是在向罪恶宣战,为保护这脆弱的、可怜的大自然,保护这仅剩的一点点儿生灵而奋战。下山的路上,我想,虽然我为这次护鸟行动做了一点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只要我们坚持做下去,就无愧于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这个世界,这可敬可爱又可怜的大自然。

 

                                                                                                                                     2009年11月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